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February, 2006

基因測試

今天看了一段關於基因測試的舊報導片段。
記者訪問了一位55歲的女士﹐她的母親剛剛被診斷患上老人痴呆症(不知道發病時的 正確年齡﹐大概70到80歲)。
被訪者說她得知這個消息﹐很擔心。
我以為她擔心她母親﹐可是她說﹕「我害怕我會步我母親後塵。據說老人痴呆症是 會遺傳的。」
真要命。
對不能預知的未來﹐我們怕得了多少呢﹖

(more…)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從運大廈

六樓A座

連心回到從運大廈﹐習慣性地往信箱取了信才回自己的住宅單位。
信與信之間﹐有一件厚厚的東西。
連心將之抽起﹐一看﹐是個小型相架。
相架是木造的﹐很輕﹐有行小字﹕我這樣愛你。相架內有一張小型海報。
連心微笑。「宣傳技倆。」

(more…)

Read Full Post »

星期天

星期天﹐行事不應該有甚麼目的。
衣著可以很隨便 — 搭件舊破衣﹐鬆身褲﹐一點束膊也沒有。
如果逗留在家﹐更可以由得頭髮蓬松。
逍遙自在。
這天理應收起所有令人疲倦的表情﹐
嘴巴可以說喜歡的話﹐
或是甚麼話也不說。
與愛的人各佔沙發的一角﹐
電視開啟著﹐
我們卻有一句沒一句地聊。
十分溫馨。
還有陽光的時候總不太在意秒針走得多快。
看到斜陽方開始有點稀噓。
一點也不想動﹐
更顯得懶洋洋。
星期天是名正言順的懶惰日。

Read Full Post »

蠢鈍的最高境界——做錯了事﹐別人為了怕浪費時間去解釋你做錯了甚麼而決定不
告訴你犯了錯。
這就是經常重覆犯錯的人仍然可以在公司生存的原因。
錯照犯﹐後患自有人不動聲息去跟進﹐這不是道行高是甚麼﹖

Read Full Post »

不要以為平淡的生活沒有意義﹐因為那正是生活的意義。

我們的生命就是我們昨天與今天所走過的每一步。
我們的生命也包括別人踏過的步。
當然﹐我們的步伐也可以是別人生命裡的插曲。

生活的意義並非去體會得不到的葡萄是酸的境界。
活著的意義是要去實踐我們每天應該做的事宜﹐
從而伸展我們昨天待續的故事﹐
去為我們的昨天作個圓滿的了結。

生命的意義不是去尋找生命的奧妙意義﹐
而是用行動去證明那種意義。

生命中的每一刻都該有愛這個元素。
愛不是生命的點綴。
愛是陪伴我們走過一生的重要能量。

Read Full Post »

討厭的雪暴

昨晚七時半從公司起程回家﹐花了超過一小時才到達家門。
困在車裡一小時的感覺實在難受。
工作了十小時的我已經累透了﹐卻還要戰戰兢兢地駕駛。
看著前面走得東歪西倒的車輛﹐比上班還要累。
真不明白安省怎麼沒有那種有效的雪暴警告。
口頭勸喻市民小心駕駛﹐避免外出實在不湊效。
政府又不說明由於嚴重雪暴而不用上班或上學﹐
市民仍得冒險外出駕駛。
不比香港的黑雨﹑紅雨﹑黃雨警告指示明確得多。
政府這種模稜兩可的勸喻﹑可有可無的警告白白浪費了我超過一小時的時間。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