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pril, 2006

門一關﹐每一間公司都是個狠心的世界。
公司裡門越是多﹐越是顯得內裡兇狠。
高層都喜歡開閉門會議。
這我不介意﹐也不到我說介意。
可是我很介意他們把我拉進會議中。
嚴格來說﹐是我上司強行把我拖進會議室。
年少無知時也曾以為能夠參與高層會議是榮幸﹐
錯覺地認為能與高層面談已非等閒之輩。
品嘗開門關門的次數多了﹐
當然知道不是那回事。
身為公司小卒﹐被上司扯進門後開會只有一個原因——支援﹐俗稱「幫拖」。
上司被傳召入宮﹐難免有問責的危機。
是以他喜以「團結」為理由﹐把我也召入密室。
每逢高層有責怪他之意﹐他便投個求救的眼神來。
本著為部門著想及保護自身的精神﹐我只好無奈地替上司「解圍」。
所謂的「解圍」也並非一面倒地幫口﹐
只是實話實說。
主要目的當然是保護自身。
可是魔高一丈﹐
可怕的高層有時耍「挑撥離間」。
當著我上司的面﹐卻只問我意見。
加一句﹕「他(上司) 也許不懂﹐你是明白我意思的﹐對不對?」
點頭是罪﹐不點頭也是錯。
只好托著腮﹐嗯一聲﹐裝個沉思的模樣。
然後說句模稜兩可的話﹕「我們會盡力做到最好(Well, we will try our best) 。」
這個毫無創意的答案卻永遠受用。
反正高層開會永遠不是徵詢和吸納意見﹐
只是想看見各位小卒點頭稱是。
「我們會盡力做到最好」是狠心的辦公室世界裡的擋箭牌。
不﹐不是口號﹐
是免責金牌。
別說我祟洋﹐用英文說這句話實在是比較順耳。
起碼沒有那麼肉麻。
至少自己說起來不會打冷抖。

Read Full Post »

我是兔子

這是本年度首個長週末。
很想做點什麼﹐
卻又想甚麼也不做。
單是徘徊在這兩項抉擇中﹐
就得花上一個上午。
放假真好。
上兩個星期實在忙得可以。
每分鐘都在爭取﹔
每秒鐘都在與時間比賽。
然而總鬥不過時間。
今天﹐我要做龜兔賽跑裡的兔子。
我要令每一刻都懶洋洋。

Read Full Post »

隔著玻璃看世界

隔著玻璃看世界﹐
很有安全感。
現在的窗外正下著綿綿的雨絲﹐
草是綠色的﹐
街道是靜的﹐
沒有一個人影﹐
確是一個很有詩意的早上。
突然有一股很和平的感覺。
腦海忽然想起一位遠方的朋友說過的話﹕
你擁有一些寫作條件是我沒有的。
我有點驚訝。
還有甚麼是我會比他優勝的呢?
(他是我認識的朋友中最具寫作才華的。)
然後他說﹐是我身處的環境。
哈哈﹐當然﹐我應該想到是外在因素。

今天﹐看見這個美麗的早上﹐
我同意至極。

Read Full Post »

下意識

下意識不想這麼快喝完一杯咖啡。
因為忙碌中﹐也只有它與我作伴。
慣性留下一小口不喝﹐
直到正式下班﹐把剩餘的倒掉。

Read Full Post »

安慰

忙。
很忙。
午飯時分﹐望出窗外﹐
看見小販在烈日當空下賣熱狗。
至少﹐我有瓦遮頭。

凡事向好的方面看。

Read Full Post »

假設工作是一條繩索﹐
現在它正緊緊地繫在我的脖子上。
扯得太緊了。
透不過氣來。
很累。
剛剛有空檔跟鏡子打個照面。
嚇了一跳。
蒼白的臉滿佈了倦意。
實在需要充電。
還沒能下班﹐
忙碌中只一杯咖啡取得慰藉。

Read Full Post »

我們都很荒謬

在專科醫生的診所內﹐看到一段字﹕
1) Make sure you do not chew gum when you see Dr. Chu.
2) Dr. Chu is a specialist doctor, so there will be long wait; if you cannot
wait, ask the receptionist for another appointment.
於是我吐了口香糖﹐
於是我等了兩個半小時。
結果﹐我受到一位專科醫生不專業的對待。

不知道誰說過﹕我們要用荒謬的態度去面對這個荒謬的世界。

Read Full Post »

致我們的老闆﹕

為甚麼所有公司的座位都是那麼的不舒適﹖
何解椅子比木板還要硬﹖
怎麼桌子不是太高就是太矮﹖
怎麼電腦的顯示屏總是高過或低過眼睛的水平線﹖
打卡機上的時間為甚麼永遠比正確時間慢﹖
為甚麼說到催谷我們生產時﹐公司是大公司﹐談到員工福利時會變了小公司 呢﹖
冷暖氣為甚麼總是壞的﹖
為甚麼你們都喜歡說不好笑的笑話﹖
怎麼你們總能夠無聲無息地躲在我們的身後﹖

打工仔們上

Read Full Post »

凡事向好的方面看。
這是我的座右銘。

剛與好友用過晚飯。
談了很久。
我們的性格都很相似。
互相分享過心底話之後﹐
驀然領悟﹐
沒有這座右銘撐著﹐
一生有十條命也不夠用。

在這個血淋淋的真實世界裡﹐每天我們都撿回自己的命。
所以我們都要學懂珍惜。

Read Full Post »

黃秋生的話

昨天電台訪問黃秋生。
被問及演戲心得時﹐他說﹐當他接到一個表面看來是「好」的角色﹐他便尋找這角色「壞」的一面﹔相反﹐接到一個表面看來是「壞」的角色﹐他會研究角色「好」 的一面。每個人的道德觀念都不一樣。道德觀念沒有客觀性的對錯之分。我們都主觀地衡量一件事﹐用自己的一套準則去判斷一件事的好壞。也因為這樣﹐一個賊不 會覺得打劫是壞事……

憑著這個信念﹐他演活了每一個角色。 他還說﹐在《頭文字D》裡那父親的角色﹐其實沒有甚麼特色。
只除了那個睏極了和含著煙的樣子。
於是他暗自研究﹕這樣的人會有甚麼嗜好﹖
他的答案是喝酒。
最後他自行豐富了那個本身很平凡角色。

聽罷這番話﹐我的感想是﹕這不正是人生嗎﹖
我們每天都在做一些自己認為是好的事﹐總有人不認同我們的舉動﹐可是自己還是堅持己見﹐表演自我。
生命是那麼的灰﹐所以我們都四處尋找一些可以豐富人生的東西。
當一件事表面看起來很糟糕時﹐嘗試想想它相對的好處。
這樣﹐我們的世界會開明一點。
黃秋生持著正面的人生觀演活了每一個角色﹐
我們也可以持著這積極的態度去為我們的生命塗上色彩。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