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pril, 2006

無米粥

昨天聽見一位同事說﹕「蔽公司不會把米放在無米粥內。」
「無米粥」三個字鑽進我耳朵時﹐我的心一震。
隨之而來的是一絲無奈。
我想﹐我的Blog不正是一碗無米粥嗎﹖
而我就不斷把米注入這碗粥內。
最近我還把煮粥看成正職。
哈哈﹐有點傻氣。
不過我還是想知道﹐
甚麼時候我才可以把它變成一碗芨底粥呢﹖

Read Full Post »

眼淚是甜的

女孩從小由外婆撫養﹐在鄉村裡成長。
鄉村圈子小﹐村裡的人都知道女孩沒有父母。
頑皮的同學們經常取笑她﹐是以小時候女孩常常哭。
女孩因害怕讓外婆見到她哭會心痛﹐總是偷偷躲在一角流淚。
每次哭過後﹐她都會問外婆:「為甚麼眼淚這麼鹹﹖」
外婆卻常常對她說﹕「眼淚是甜的。」

(more…)

Read Full Post »

兒童節

早上經電台主持人提醒﹐今天是兒童節。
印象中沒有怎樣大事慶祝過兒童節。
唯獨是一天。
那一年我大概十二歲吧。
我與妹妹嚷著要慶祝兒童節。
母親就把這責任交給父親。
平時對我們寵愛有加的父親不負所望﹐
領我們到一間位於北角英皇道的麥當勞用午膳。
小時候母親因為怕影響孩子的健康﹐不大讓我們吃這種煎炸食物。
可是麥當勞薯條絕對是我和妹妹兒時的最愛。
疼愛我們的父親便藉此機會帶我倆去「偷吃」。
我還記得當天我們點叫了薯條汽水。
十分滿足。
那時候是很容易滿足的。
一包薯條可以開心一整天。
長大了﹐不再是兒童。
再不情願也得承認﹐自己已喪失了慶祝兒童節的資格。
現在仍然會為一些小事而高興﹐
可是更容易為小事而整日煩惱。
十多年前在北角麥當勞渡過的那個兒童節﹐
是那麼美好的一個回憶。
在那一天﹐我和妹妹得到的禮物﹐叫「父愛」。
值得高興的是﹐這份禮物得以好好「保存」﹐
可以說是歷久常新。
這一天﹐真的特別想念回了香港發展的父親。

Read Full Post »

尋找Air Supply

聽見你播出Air Supply的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的時候﹐很是感動。
我只在上星期提起過這首歌一次。
我也只是無意中說及過。
你竟然記得了。
那感覺有點像上一次你在車內為我播出陪著你走的一幕﹐我記得我感動得哭了。
這次也一樣。
在我擁著你說謝謝的時候﹐我哭了。
浪漫跟愛情一樣﹐是沒有定義的。
對我來說﹐你花時間去找陪著你走和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的那份心
意﹐可以為浪漫下個新註解。
謝謝你﹗

Read Full Post »

我們的權利

每個員工都有個特別的權利 ﹐就是說老闆是非。
這是在一間公司裡﹐唯一一件只有員工可以做而老闆不可以做的事。
相信很多員工都有極有天份把這本事發揚光大。
說是非也有技巧的。
第一﹐不能點名。
每個老闆都應該有一個只有他自己不知道的綽號(而且這個外號通常都很貼切的)。
那麼即使你在老闆走過也不知道的情況下說其閒話﹐也有補救的空間。
第二﹐不得與上司一起說老闆的是非。
假如你的上司知道其下屬有說是非的習慣﹐他直覺會認為你也有在他身後說其是非。
你上司說大老闆是非是一件事﹐你卻萬萬不能參與上司級的「是非回議」。
更要謹記的是﹐假使你聽到上司級人馬說大老闆的是非﹐不論你多有共鳴也要裝作 沒聽到。
第三﹐說是非是可以的﹐搬弄是非卻不可行。
說人閒話其實不算是罪。只可以批評你「多口」、快人快語、直率、實話實說﹐甚 至可以美其名為「誠實」。
搬弄是非卻罪不可恕。要知道搬弄是非與無中生有同屬一類。
更千萬別捏造謠言﹐把其他員工弄得人心徨徨﹐到頭來他們發現你說的不是事實﹐ 你只會被排斥。
俗語有云﹕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在辦公室裡﹐卻幾乎個個都是是非人。
無他﹐只因為工作壓力大﹐總得找些渠道發泄一下。
筆者不是鼓吹這種歪風(不過此歪風已根深蒂固地埋在每一間公司)﹐只是想分享一 下一些稍為「安全」的發泄方法。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