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une, 2006

天啊!

在新的工作崗位﹐我能夠與一班能幹﹑勤奮、效率高的同事合作。
我以為﹐我已經擺脫了蠢鈍兒的纏擾。
我以為﹐在沒有蠢鈍兒的國度裡﹐在聰明能幹的領導下﹐我的時間會很經用。
我錯了。
我剛剛才知道﹐原來我這個職位要與別的部門經常聯繫。
而別的部門卻充滿蠢鈍兒。
天啊!
怎麼蠢鈍兒無處不在?

Read Full Post »

一九八九年六月的一個週末。
我在父親的舊舖子當幫工。
那是位於北角英皇道的一家文具店。
當年我唸小三﹐所謂幫工﹐也不過是守著櫃檯。
那一個週末﹐不算忙。
只是街道很吵。
我的注意力都放在街道的遊行者上。
每當他們經過店舖, 我就被他們的口號吸引。
當年我還小﹐其實不大知道發生甚麼事。
他們喊甚麼﹐為啥喊口號﹐都不大清楚。
只是他們的氣勢很大﹐大得把我攝住。
就在我心神恍惚之際﹐一位男子出現在我面前。
「麻煩你﹐我想影印。」
我看著他﹐他的額頭冒著汗﹐看起來倒是精神奕奕。
我哪會影印﹐我喚父親。
父親從倉庫走出來﹐看見客人﹐點頭招呼。
那男子取出一份影著口號的單張。
「我想影印。」他再次說。
父親下意識地看看那張紙﹐然後沉默的替他複印數十張。
完成了﹐那男子問﹕「多少錢?」
父親搖搖頭。「拿去好了。」
那男子怔了一怔。
他看著父親﹐輕輕地說聲﹕「謝謝你。」
「哪裡。」父親依舊用他肯定的語氣說話。
那男子默默地再以眼神向父親道謝才轉身離去。
單看他的背影﹐也感覺到他深呼吸了一下。
轉頭看父親﹐他也轉身要回到倉庫去了。
他的背影告訴我﹐他呼了一口氣。
夾在他們二人背影中間的﹐
是那一句謝謝。

那是我聽過的最有意思的謝謝。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