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uly, 2006

這種歧視

有一陣子﹐用來裝飾天花板及牆壁的夜光星星很流行。
剛相識的他瞞著我在我的房間貼滿了星星。
我一看見﹐真的很高興。
女友們見到﹐紛紛買那些星星來佈置房間。
數天後﹐一位女友說﹐這玩意兒實在歧視架著眼鏡的我們——
白天﹐抬頭看見的都是星。
晚上﹐根本看不清那些發亮的東西是甚麼。

浪漫﹐也會歧視人的。

(過兒﹐說這話的是你。
忽然很想念你。)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給媽媽

送你出門後﹐我哭了。
忍了一整夜﹐還是鬥不過淚水。
你登機前打電話給我。
說很不捨得。
我一聽﹐又忍不住流淚。
本以為哭過便會好。
怎料一整天眼角都是濕濕的。
很不好受。
晚上仍不習慣看不見你。
在床上輾轉多時﹐
終於﹐我到你的房間﹐
抓過你用過的被﹐裹著自己。
心情終於好了一點。

Read Full Post »

掛念的眼淚

通常只是淺淺的一點盛在眼角。
不是淚如泉湧那種。
可是印乾了很快又滲出來。
永遠不知道味道如何﹐
只知道它總在不經意的時候冒出來。

Read Full Post »

腳踏車

我都不記得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那時我們還沒有車。
那天你突然很想吃披薩屋的披薩﹐
我們是可以乘巴士的。
可是不知怎地你選擇了腳踏車。
當時只有一架。
你心血來潮﹐叫我做「乘客」。
一個不能坐的乘客。
踩著那兩個所謂的腳踏﹐
向來沒甚平行力的我竟然站得穩。
你著我把手按在你的肩膊﹐
你說這樣就夠安全了。
就這樣﹐兩個傻瓜向披薩屋奔馳。
我還記得途中看見一個中年男子。
他對我笑。
我總覺得那是一個會心微笑。
說不定他年輕時也做過這種傻事。
我對當天的晚餐內容反而沒甚印象。
只記得我們把吃不完的都帶走。
我負責拿著那個外賣盒﹐
繼續站在那個乘客位置。
有點像做馬戲團表演。

那樣美麗的回憶﹐
常在我腦海重現。

bicycle.JPG

Read Full Post »

忍俊不禁

晚上﹐電視在播一個愛情故事。
男主角從小學起便暗戀女主角﹐
卻一直沒有向她表白。
終於﹐在朋友的鼓勵下﹐他鼓起勇氣示愛。
在女主角面前﹐他表演一個簡單的魔術﹕
把硬幣從左手拋到右手﹐
打開右手時﹐硬幣卻不見了。
從小到大﹐男主角都用這魔術來逗女主角笑。
女主角知道﹐男主角會從口袋裡取回硬幣﹐
於是便自動從他口袋裡找那個硬幣。
不過這一次﹐她摸到的是一枚戒指。

應該是浪漫的橋段吧。
可是我看得大笑。

是老了。

Read Full Post »

還是哭了。

冷不防﹐還是哭了。

是很不捨得﹐很不捨得。

忍了一整夜﹐到送母親出門後﹐還是哭了。

Read Full Post »

騙子

媽媽回香港前的晚上﹐想起更多舊事。
小時候住鰂魚涌﹐我那個年代還有那些賣糖水的小販。
通常有四款糖水供客人選擇。
嗯﹐懷緬到這兒﹐像是已經嗅到那些糖水香了。
父親很多時候會買我最喜愛的紅豆沙給我。
不過有一次﹐爸爸買了一碗糖水。
我一見紅色的糖水便準備好好品嘗。
誰知一吃就有種被騙的感覺。

那不是紅豆沙。

媽媽告訴我﹐這甜品叫咋喳。

我以後叫它騙子。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