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October, 2006

明天

老爸寄來的禮物中﹐有一本區樂民的書。隨意翻開一頁﹐讀過覺得有趣。

「李大夫有兩個兒子﹐大的七歲﹐小的四歲。一天﹐小兒子問爸爸﹕『現在是不是
明天?』
李大夫回答﹕『當然不是。』
『甚麼時候才是明天?』
『太陽下了山,』李大夫說﹕『再出來的時候就是明天了。』
次日早晨﹐小兒子又問爸爸︰『現在是不是明天?』
『不是。』
『但你明明說太陽再出來的時候就是明天啊!』小兒子懊惱地說。
李大夫問我應該怎樣解釋﹐我想了半天﹐發覺『明天』不是容易說得清楚的觀念。」

這下子我的腦袋有得忙了。
明天。
說真的﹐我也不曉得怎麼去解釋『明天』。
文中李大夫的解釋是正統的說法。
我努力想﹐一些抽象飄渺或是帶積極的觀念都湧了出來。
明天就是翌日。
明天就是辛苦過後的一天﹐不過不代表不用再辛苦。
明天就是享受昨天成果的一天。
明天就是即使睡不足還是要惺忪地上班賺錢的一天。
明天就是更美好的一天。
明天就是把昨天忘掉的一天。
明天就是……

就是想不出最貼切的解釋﹐最後還是選了比較樂觀的譯法﹕
明天就是比今天更有意義的一天。

你心目中的「明天」是怎麼個說法?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無病呻吟

也許這樣說有點冷﹐可是我真的越來越討厭那些動不動就說「我不開心」、「我很
煩惱」的人。
年紀已經不少了﹐還到處宣揚自己的不快與擔憂﹐要不你真的天真得以為朋友不介
意滿肚子怨氣的你﹐要不你那些痛苦其實不那麼痛。
受傷的時候﹐你會第一時間大叫﹐還是喘息一下然後查看傷口?
真正傷心﹐就不會有力氣去勾起那件傷心事。
真正煩惱﹐更不想去重覆提醒自己有這樣的煩惱。
一個人受到極大的痛楚﹐會痛得作不得聲。

所以﹐請不要聲嘶力竭地叫痛。

(原本要修改一下﹐可是耽擱了不知多久﹐竟忘了要怎樣修改。最後還是把首本放回
原處。)

Read Full Post »

活在本末倒置的年代

科技日新月異﹐現在的手提電話功能奇多﹐記事本﹑鬧鐘﹑收音機﹑隨身聽﹐還有
現今廣受歡迎的照相功能。
今早電台主持說起手提電話。他說現在光顧手機公司﹐售貨員會先問:「你需要照
相功能嗎?」如果你需要﹐他會繼續問:「那麼你想要幾多像數……」漸漸﹐用家都
弄不清自己正在買一個電話還是相機。
也許我們該改口問﹕你這個相機有電話功能嗎?

活在這個本末倒置的年代﹐我在路途上看到很多迷失的眼神。

Read Full Post »

「幾乎是每一天,在我們所謂的文明都會,我們都被搶劫。只是小小的搶劫,一般沒有肢體暴力,而且完全合法,可是,到底還是搶劫。一隻空空的、索求的手,硬生生向我們伸來,我們就把錢塞進這手裡。」摘自皇冠雜誌的一篇生活小品《餵那隻咬你的手》彼得.梅爾

梅爾說的那隻手叫小費﹐他在控訴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不斷被勒索——強制性地要付小費。

內容一般﹐舉用的例子不夠獨到。可是開首的一段話形容得不能再貼切了。我特別喜歡他的命題﹕《餵那隻咬你的手》。要到甚麼時候﹐我們才能學會不去姑息養奸呢﹖

《餵那隻咬你的手》彼得。梅爾

Read Full Post »

dsci0006.JPG dsci0005.JPGdsci0010.JPG

好像是三年前拍的照。傻頭傻腦的他本來在看風景﹐看著看著就累了﹐盹著了。

看著家貓無時無刻都可以睡個飽的﹐有時頗羨慕。

Read Full Post »

重遊

想起上一回與你二人到Niagra旅行是2000年。六年後我們再度結伴同遊﹐一般的快樂﹐一般的陶醉。

瀑布依舊的壯觀﹐流水永恆的澎湃﹐連接著湖邊的天空永遠份外的蔚藍﹐那塊不知
從多少個世紀以前已經存在的石塊仍然沒有褪色……

那著名的Clifton Hill大道就跟我記憶中的一樣熱鬧﹐我倆在那條熙來攘往的大街
來來回回走了不知多少遍。我故意要重訪六年前的快餐店用午膳﹐旨在重溫舊日片
段……

一樣的風景﹐一樣的路程﹐最重要的是——牽著我這個不會認路的傻瓜走的依然是
你。

拍出來的照片美極了。無聊的我把它們跟舊的照片對比一下。背景沒有改變﹐人物
都是我倆﹐笑容還是一致的傻兮兮﹐不過仔細一看﹐啊﹐有甚麼不一樣了。

我倆的手比以前握得更緊。我倆的肩膀比以前更貼近。

想起這個歷史悠久的名勝﹐千秋萬代蹲在那兒﹐見證過無數段戀愛﹐不知道它可會
記得我們兩個傻瓜﹐兩個一路走﹐一路說傻話又傻笑的傻瓜。

Read Full Post »

往事只能回味

與好友聊天﹐忽兒說起往事。
許多以前不在意的事都一一呈現腦海。
從前認為理所當然的閒事忽然都變成珍貴的片段﹐恨不得把它們都編輯成書﹐留為
紀念。瑣事如結伴玩樂用膳旅行聊天派對﹐甚至圍在一塊兒說是說非、胡謅吹噓等﹐
都頓時變得回味無窮。

人越是老大﹐越是覺得從前的都比現在的好。年少的我總不明白為甚麼長輩都喜歡
話當年﹐如今總算有點頓悟。不過﹐坦白說﹐我不大喜歡這種領悟。怪嚇人的。

時間總是悄悄地離開我們﹐留下的只有歲月的痕跡。軌跡明顯可見還是暗淡無痕﹐
就靠我們自己了。

腦海忽然想起一支老歌——《往事只能回味》。歌名是那麼的無奈﹑那麼的淒涼﹐
卻又那麼的真實。

往事只能回味﹐有得回味總比沒有的好。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