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pril, 2007

雜念

短信帶來的嬰兒

好友發了個短信通知預產期將至的友人進了醫院﹐快要生產了。我還沒趕得及回覆﹐第二個短信又到了。短信這次說﹕她已誕下男嬰了。我望著電話的顯示屏﹐一陣迷失。仿彿﹐嬰兒是隨著這個電話而來到這個世界的。

就在收發短信與短信之間﹐世界上便多了一個小人兒。

這一刻﹐感覺微妙得叫人震撼。

***

合照

週末有閑情逸致整理照片﹐按著時間﹑人物﹑地點把它們分門別類。弄了大半天﹐總算有點成績。看著一排一排的照片﹐準備挑幾張與家人及好友的合照﹐好放在新買的大相架。誰知找遍所有的合照﹐才發現我與至親好友的合照是那麼的有限。

也不無道理的﹐與至親好友認識多年﹐對其樣貌之熟悉不在話下。而且見面機會這麼多﹐沒有拍照留念的衝動。還有﹐平日與好友一碰頭便聊個不停﹐哪會想到拍照這玩意。除非是特別日子或喜慶場合。然而要數一年的重大日子也不過只有三兩天。

***

繞彎子

有否發現﹐每接一通電話﹐便要答很多問題。如「在哪兒?」/「在幹甚麼?」/「下班了沒有?」/「回到家了沒有?」/「跟誰在一起?」/「今天晚上有節目麼?」
終於﹐提問三至四個問題後﹐對方才道出來電目的﹕「一起吃晚飯?」
仿如過三關——假若我答不了那一堆問題﹐便永遠不能知道對方的來意。

是否我們都不大接受過份直接?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紀事﹕貓兒倆

I
若干年前﹐剛把小貓帶回家時﹐大貓抗拒﹑妒忌﹑生氣﹐以致發難咬他。那一次意外﹐叫他滴了不少血。可是他沒有生氣﹐他從來不曾生大貓的氣。他自己護理傷口過後﹐從角落抱起許因內疚而不住哆嗦的大貓﹐溫柔地揉擦牠的背。他在大貓的耳邊呢喃了幾句﹐大概是勸牠接受小貓。

我看著他受傷的手臂﹐想哭。心痛的不單是那多處的傷痕﹐還有兩頭貓兒的相處問題。我找著大貓﹐告訴牠﹐我們領養小貓的原意﹐就是為了替牠找個伴。大貓似懂非懂地看牢我。過一刻﹐我又找著小貓﹐為了阻止貓兒倆打架﹐小貓被困在小房間長達一個星期。我向小貓道歉﹐小貓依舊活潑地奔走。牠太小了﹐牠不以為被困在房間內有何問題。

我對他說﹐也許我錯了。也許大貓不需要同伴。後悔了數天﹐忽然發現大貓小貓互相舔對方。訝異過後方始覺得欣慰。我嘉許大貓﹐給牠幾顆零吃。

我一直相信﹐貓是有靈性的。

II
從抗拒到接受﹐由妒忌到忍讓﹐大貓對小貓的愛護﹐絕對始料未及。

沒有糧食﹐大貓總會帶頭張羅(即是抗議)﹐糧食一滿﹐大貓定必讓小貓先吃﹐自己蹲在一角看守著。小貓受驚大叫﹐無論大貓在那一角﹐必定奔到小貓的身邊﹐不管發生甚麼事﹐先護著牠再說。某回小貓被困在抽屜裡﹐數小時後給營救﹐第一時間衝到大貓身邊﹐親大貓一下。

我常常疑惑﹐貓兒倆究竟視對方為愛侶或是純粹兄妹? 不過﹐無論是哪一種關係也好﹐牠們倆的感情之深厚﹐怕勝過更多情侶。

III
貓兒喜歡清潔。大貓甚至有點潔癖。牠尤其喜歡舔潔小貓。每次牠要潔淨小貓的頭部﹐總會輕輕托著小貓的頭顱。那模樣兒﹐充份顯示牠對小貓的無限溺愛。以致我不時對友人說﹐一個男人﹐總得像大貓那樣愛護婦儒﹐才算有擔戴。

photo-0033.jpg photo-0037.jpgphoto-0028.jpg

Read Full Post »

等待篇 之 大煞風景

夜深。獨我一人未睡。望著電腦﹐邊打呵欠邊上網。等待頭髮乾透的時刻比較難捱。忽爾聽到一陣一陣類似蟬叫的聲音﹐呆了一下﹐還在下雪呢﹐這麼快便有蟬鳴? 滿肚狐疑之際﹐方發現那其實是電腦傳來的聲響。

是我太累了﹐還是電腦在夜間的叫聲比較詩意?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