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May, 2007

蹣跚的步伐

那個專科醫生﹐有雙很長的腿。左腿比右腿卻又要長一點。甫見面﹐他向你問好﹐輕輕的握一下你的手。然後以他那溫柔鎮靜的語氣﹐細細為你解釋手術的過程。已經有好幾名醫生為你略略說過手術的必要﹐以及手術的那個叫你稍微不安的小風險。然後﹐你問了那個你問了無數遍的問題。

一如其他醫生的建議﹐他搖搖頭﹐再而肯定地說﹕「手術是必要的。」他看見你氣餒的模樣﹐然後說了個你不應該覺得好笑的笑話﹕「我知道﹐我知道手術後的數天你必痛恨我。」你不由自主地笑了。他也笑。你下意識卻認為你倆都不應該笑。立刻住口﹐氣氛頓時變得突兀。

你想告訴他﹐還沒有來見他時﹐你已經開始痛恨他了。只是﹐當你看見他的長短腿時﹐心中便沒有恨。不﹐你不是同情他﹐更不是可憐他。你只是不其然地覺得感動。

怎能叫一個比你身受更多痛苦的人來安慰你。你的心輕輕說。

離開的時候﹐你忘了你的X光片﹐一回頭﹐再次看見他蹣跚的步伐﹐頓有所悟。

你看著他的背影﹐看著他的左腿﹐你知道你為甚麼感動了。

是他的一份堅毅。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不一樣

「你像一個雲裡月亮
也是我孤單中的方向
永恆照亮我未來的路上
你就是我冰風中的坐標
受了傷的避風港
有你愛我所以我不一樣」——張敬軒 – 《雲裡的月光》

******

你:

中午。繁忙的美食廣場。你著我坐好,等你把先前訂了食物端過來。我說聲好。盯著你溫柔的背影,靜靜的等。過一刻,有人擋住你的身影,我變得百無聊賴,浮游地看著廣場的人潮,我在想,以前的我最怕這種感覺,那種,被一群陌生的身影包圍著的感覺。然而這一天,我的心情有點不一樣。對著擠擁的人潮,嗅著混雜的體味,我竟然十分平靜。大概是因為,我知道你就在不遠處。而站在不遠處的你,即使我看不見你,我大約可以想像,當下的你心裡只有一件心事,那就是,得趕快把食物端給我。那一份被重視的感覺,抵消了被人群重重包圍的窒息感。

我的猜想沒有錯。過一刻,你走過來。溫柔的問我: 我著他們替你那碗走去蔥花,好不好。好,當然好。走蔥花這個細微的動作,竟然為我帶來無比的感動。你在等待的當兒,心裡想著的,竟是那樣皮毛的東西。而這樣皮毛的東西,卻又如此充份地表現你的溫柔以及細心。

Read Full Post »

又發現有人抄襲了。

從來不明白抄襲的原意。做事,總該有個原因吧。
網誌並非功課,沒有人強逼你要定時更新。想到甚麼便寫下來吧。想不到,就別寫。
不用抄。擅自挪用別人的文字,得到的究竟是甚麼樣的一份心情。

請尊重個人創作。有心分享的話,請作連結、give credit。

Read Full Post »

隨意寫的。

人類都習慣把應當是豐富的生命加入無數荒謬的元素。

人們都在營營役役﹐最喜歡說為家庭﹐為了兩餐﹐後來卻忙得沒有時間陪家人﹐並且埋怨工作忙得連吃飯的時間也沒有。

人們都傾向本末倒置——清潔家居? 未夠髒。駕車太快? 都沒有警察。子女成績不夠好? 當然是學校的問題。一早叫你替他們找間名校。

一大群人都愛申訴自己不及誰或誰一般成功﹐卻不認真想想﹐他們之所以成功﹐乃因為他們只喜努力進取﹐不喜申訴。

Read Full Post »

For One More Day

photo-0083.jpg

妹子送我的生日禮物。閱畢序文﹐看見作者簽署的日子是去年五月。一股奇妙的喜悅感覺油然而生。仿彿﹐書是去年五月為我而備的。我知道﹐我知道這是傻氣的想法。然而﹐我竟然為著這個巧合而高興起來。

******

For One More Day 中那一句﹕”Every family is a ghost story. ” 很得我喜愛。
想念誰的日子﹐總會依稀看見他或她的身影。被想念的人﹐化身鬼魅﹐進入我們的空間。然後﹐我們會不由自主地去幻想他們於當下一刻應有的動作﹑表情以及話語……那樣綺麗的比喻﹐叫我重覆念了好幾遍。仿彿每念一遍﹐眼前的身影會變得清晰一點。

******

小說沒有預期的好。也許只因為被作者上一本著作”The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深深感動過後﹐下意識期待著同樣的撼動。啊﹐不能說我對”For One More Day”失望。與上次一樣﹐一翻開書頁便停不下來。

_____

Mitch Albom – For One More Day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