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9

W

已經有一段時日沒有見W。約會前﹐W平淡地告訴我﹐她跟他分手了。我不懂回應。多年沒見了﹐向來都與她維持著距離。是為了甚麼我也不得而知。大抵是我個人問 題。正如她對我的評語﹕我永遠約不到你。你如永恆地避世。足不出戶。難怪你說這是個苦悶的城市。我告訴她﹕我都知道了。我都明白了。所以我在改。所以我聯絡你。我戒掉了重色輕友及足不出戶。她驚訝﹕你要這麼多年歲去戒掉陋習。

我靦腆。她笑。然後她說她失戀了﹐失戀的人多的是時間。她要鼓勵我嘗試這嘗試 那。她是那麼有正義感﹐以及打救的心。啊那必與她的職業有關。她是名護士。

我們去做高溫瑜珈。她興致勃勃的說。我隨口說好。滿以為這純粹是敷衍對答﹐不 會成真。誰知她立刻拿出筆記本﹐約好時間地點。最後還加一句﹕約定了。記住你 要試很多的事。

我感動了。

於是我如小孩般跟她去高溫瑜珈。把煩惱蒸發在不可理喻的高溫去。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而你依舊是那樣的溫柔,有些時候,溫柔得叫我慚愧。

Read Full Post »

他們好像有別的命名,如演嘢會或是甚麼的。我為那個叫六永的演出而流淚了。不斷重複聽著他的「456Wing」,看著他惹笑地演譯他的堅持,我被感動了。

你看到我哭,笑謂:他已經紅了,別擔心。我搖頭。這才是我難過的地方。假如他沒有紅,歌詞變得更合情理。可是我不會認識這首歌,我不會被感動。

即使那會比現在更煽情。

Read Full Post »

今天的堅持。

我說過,堅持會叫人流淚。而我大概很怕哭,於是我擱淺了很多事。後來發現流淚少了不代表快樂。
堅持也許會繼續叫我流淚,但那背後的意義還是值得高興的。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