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anuary, 2010

六十年的第一次

活了六十年﹐老爸說他從未試過用圍巾。不知道是不習慣還是不喜歡。

加國這地方﹐冷起來連耳朵都可以掉下來。不管零上或是零下的溫度﹐老爸總穿著他那件舊羽絨﹐帽子手套及圍巾通通不用。那羽絨用了不知多年﹐從棗紅色用到橙紅色﹐已成為老爸的標記。遠遠看到衣衫便認得是他。

可是就是不用圍巾。

近來他身體不適﹐我們不斷說﹐你得護著頸啊。也許是受不了三把女聲連續的叮嚀﹐前天﹐老爸首次用圍巾圍住頸項。

感覺如何啊。我問爸。爸微笑﹐以沙啞的聲音說了一句﹕六十年來第一次用圍巾。就這麼一句﹐聽起來很平淡的一句話﹐我卻認定自己聽出那份溫暖。

我知道這想法並非真實﹐可是我還是忍不住假想﹐大抵老爸故意把這第一次如別人儲積分般儲起了這些年歲,今天開始領取這累積了六十年的窩心。

那是他的積分﹐也是我們的積分。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