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October, 2012

寫字。

喜歡寫字。你知道,我一向有這習慣。有時寫歌詞,或抄寫書中喜歡的語句,甚或純
粹寫下你與友人聊天時用到的字眼。我就是喜歡寫字到這個地步。

都說現今的人都不喜歡寫字,更別論書法了。老爸寫得一手好字。那回一名客人看
著他用粉筆寫的餐牌,讚嘆不已。老爸一樂,以為她是同道中人,便笑道:「還可
以啦,我都是跟柳公權學藝。」誰知那婦人一聽便問:「甚麼拳?哪一派?」老爸
頓時語塞。

而懂得笑的人卻不多,這才叫人感到遺憾。

念小學時上書法班學寫大楷小楷。老師喜用毛筆沾上水﹐在黑板上教寫一筆一劃。
水遇空氣逐漸蒸發﹐或剛勁或秀麗的筆風最後在黑板上消失得了無痕跡。叫喜歡看
字如我的人十分依依。記憶中有一位老師特別用心﹐教我們怎樣書寫美麗的點、橫、
豎、勾、剔、撇。老師的字在六七歲的我眼中簡直是藝術。我牢牢記住黑版上出現
過的水印。回家練字﹐讓父親看見了﹐微笑道﹕「想寫得一手好字﹐先學寫『永』
字。假如你的『永』字寫得好﹐你的書法準不會差。」

當時沒有深究﹐只是按他的教導寫了無數個「永」字。其後當然明白「永」字包含
了各種筆劃。我的名字中有個「詠」字﹐父親改名時大抵想到這點。

小學規定每個學生要挑一門課外活動。記得我看著那一頁紙的選擇﹐觸目的只有一
列。也不用咨詢父母的意見便剔了書法一欄。滿以為跟平日上書法班大同小異。誰
知老師第一個指示已叫我咋舌。她著我們把毛筆浸在水中良久﹐直至毛頭完全鬆散
方可開始書寫。我猶疑﹐不敢動。隨即看見她在黑板上表現她的書法。我迷惘地看
著那堆象形文字﹐聽得她形容這叫篆書。

我皺著眉跟著她寫﹐心裡不住認為自己被騙。回家把作品給父親看。「爸爸呀﹐這
書體怪怪的﹐所有字都是圓碌碌的。」父親仔細看看﹐不甚欣賞,說是浪費了毛筆。
我的幼稚園校長是父親的中學同學﹐那天湊巧在家作客﹐她拿起我的篆書作業﹐笑
一下﹐不發一言。

於是整個學年我就在學寫我毫不喜愛的書體。

到下一個學年﹐性格使然﹐我再次選書法。不知怎地我認為這次該不會又學篆書吧。
課堂一開始我又碰見同一位老師﹐心便是一涼。再次看她書寫象形文字﹐我對自己
說﹐我不會再上當了。

我還是喜歡楷書。

今日還要上書法班嗎?書法這門藝術好像快給人遺忘了。如今要甚麼書體都行﹐在網
路找一找﹐按個鍵﹐即成。手寫的通告都不常見了。如今能夠看得見最多手寫字的
地方竟然是地道茶餐廳。

我輩談起書法會想起中國﹑文學﹐修養等文化相關的詞彙。下一代會否只想起港式
餐廳?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