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pril, 2013

寫於讀書天。

天天也是讀書天。只是我們煽情地把今天名為讀書日。

網上的閱讀討論區常有這種遊戲﹕「將手邊的書翻到第二十頁,把第六行的句子寫下來吧。」當然頁數跟行數隨時可變。我覺得這遊戲挺有趣的。不過我從不曾留言,只喜歡看看,某處有個甚麼人正在讀甚麼書。感覺已經很良好。也許不為甚麼,只為知道還是有很多人喜歡閱讀而高興。

也有時看見別人留言﹕「寫下你正在讀的書的名字。」我試過逐個留言看,只會更加感到卑微渺小。這大抵是我認為,閱讀的最大得著了。

Read Full Post »

認識他,自一首《Monica》。

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回我被電視的音樂吸引到,從玩具堆中抬頭一看,只見
一個俊肖的男生側躺著,手撐著地,雙腿在擺動著。我覺有趣,指著電視。母親與
小姨看見,笑了。我聽見小姨說了一句﹕「張國榮最近很紅啊。」那以後,每次想
起張國榮,我都憶起這一幕。

不過是一個鏡頭,一下舞步,一句歌詞。不知怎地便是深刻。我甚至不是張國榮迷。之
於我,張國榮,譚詠麟,梅艷芳,都是陪伴我成長的歌星。可是只有張國榮,叫我有
這個念念不忘的一幕。這大抵便是他的魅力了。

電視播映他的紀念音樂會,叫眾歌手翻唱他的歌以作追憶。我喜歡聽他的朋友說話
多於他們的歌聲。我細細聽著他們念及與張國榮的零碎片段,大都是一句輕描淡寫
的話,一下輕輕的肩膊的觸碰,或一聲安慰的說話﹔我驚訝他們對他的惦念竟與我
的一般細碎。確是個一舉手一投足都惹起注目的人。難怪都說這才是真正的巨星。

梁朝偉的說話無疑最觸動人了。那份蕩漾在空氣中的思念,叫不真正認識他們的我,
感動不已。沒甚麼,只因為,兩人都一樣感性。一個留下了這麼多細碎片段的人,
必然是個敏感細膩的人了。最難得的是能夠遇見同樣細膩的朋友。

整個音樂會播著一首又一首耳熟能詳的歌曲。那種,每首都能哼著的熟悉﹔一份很
珍貴的熟悉。一邊聽,一邊想,不論表演者是男是女,怎麼都唱得那麼張國榮。細
想一下,我想我明白了。

大抵他們唱張國榮的歌時都憶起他,一不留神,便模仿了他的唱腔。這也是思念的
一種表現方法。

「從眉梢中感覺到,從眼角看不到。仿彿已是最直接的裸露。」

昨天晚上,當聽見每位歌手在紀念會一開口都是張國榮腔時,便明白到,那份裸露。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