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May, 2014

Dear Ivy:

剛剛看見小鳥在調皮的敲窗時,我們都想起你。
是你麼。化身鳥兒來探望我們。 依舊跳脫,很可愛。
當然那不過是我們想念你的一種表達方式。
他笑說:「這是小貓。她在問,你們怎麼啦。看起來好像很累似的。」
他從不輕易言累。這回是真累了,以此方式來發洩也挺好。我倒是感激這隻小鳥。
整整一個星期,鳥兒還是定期來訪,早間午間都見到牠。每回都用嘴敲窗,逗得大貓忍不住跟牠玩。我倒真相信牠是你的化身了。不知怎地這種想法竟然叫我高興起來。我自然地稱牠「Ivy雀」。
如是這般有兩個多星期了,小鳥依舊來探訪。我們把窗簾拉高好讓牠看得見我們,又好讓大貓可以伴牠。
我跟他說,假若牠不是你,牠這般激勵「叫喊」 到底為啥。
「牠是來找小貓的。」他堅定地答。
對了,小鳥大抵是來找你的。
當然是因為這個原因,小鳥落力敲窗,原來是為了問候你。牠已找了你兩個多星期了,還在等。我隔著玻璃看牠良久,然後傻氣地認定我看到了等待與思念。

你大抵一早知道,想你的人,是如此多,如此深,如此傻。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