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May, 2015

奢華地花了五個小時在一本小說上。說是奢華因為時間越來越不見用的我已把閱讀習慣擠到午膳時間。今天讓自己放縱一下,興奮之餘又有點失落。失落是因為難得讀到一本好書,不知又要等上多久才能遇上下一本。
打從Orhan Pamuk成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便對他注目。第一本拜讀的作品是《雪》,獨特的文筆叫我對非中文書籍產生前所未有的濃厚興趣,開拓了我的閱讀領域。
The Museum of Innocence 是他最近期的作品。今趟他寫愛情。沒有了詭異的寫作手法,卻一點不減他對我的牽引。愛情小說其實最難寫得好。太輕描淡寫會被嫌不夠浪漫;下筆重些又怕太浮誇。對大師當然很有期待了,也隱約有點擔心會失望。可是這是Orhan Pamuk,怎會叫你失望。寫浪漫寫得那麼內儉,卻又最撼動我。關於男女的故事當然包含相遇、親密、纏綿、分離。他描述的纏綿只有美麗,一點不色情。他寫的渴望真摰得叫我要合上書本弄杯水止渴。描述男主角如何迷戀女主角單純的一個抽煙的手勢是我讀過最浪漫的文字。而故事中的他一直對她所有身外物戀戀不已以致要偷走它們以慰那過度牽記的感覺是那麼的蕩氣迴腸;哪怕是一把梳,一綹頭髮,一頂髮夾,甚至是印有脣印的香菸殘骸,只要是她碰過的,便足以叫他好好保存著。直至她死後,又直到他也去世了,物件依舊在。那種渴望與思念沒有給帶入棺材或泥土,它們被密封在一座博物館,讓陌生人認識他們。但最重要的是,讓他對她的愛,長長久久地給見證著。
愛你直至海枯石爛,他愛她超越了這個。海枯了,石爛了,而他的愛,連同她的氣味以及香菸上的脣印,都鎖在博物館內,流逝不了。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