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6

這種時分

​最近睡不好。總是睡着了半小時至一小時便醒。醒來了總忍不住用手機看臉書看舊照。間或與不同區域的朋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都是些隨意的話題。最終當然只餘下自己。那種時份,份外孤獨。隨之想得更多。

去年有一天我錄下一句:「七歲的那一年 抓住那隻蟬 以為能抓住夏天」。有共鳴的人好像不多 。五月天的詞。每次哼起這句都想哭 。年少的時候我們總以為能够抓住一切美好的事,不只抓住,還妄想永恒抓住。後來我們包括阿信發現,没有一種永遠,永遠不會變。再後來的後來,才驚覺我們從來不曾抓得住任何東西。即使你認為你抓住了,也不過是一種想法。
大抵因此而有了「後來的我們」。阿信說:「在某處 另一個你 留下了 在那裏 另一個我 微笑著 另一個我們 還深愛著 代替我們永恆著 如果能這麽想 就夠了」。讀懂了,就一切都變得,無所謂了 。

有一天,假如你認為你抓住了世界,也不過是一種想法。你以為他愛你,也不過是,你的想法。

快樂與不快樂,也可以是想法。

我是真累了。有時候,連想也不願。尤其在,這種敏感時分。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