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December, 2017

每個人都有一片地方在心房叫寂寞。假使每個人對快樂的定義都不一樣,對寂寞的定義也應該不同。於我而言, 那種,沒有人能夠明白的感覺,就叫寂寞。偶爾你找到一兩個朋友與你在某一條線上有些類似,那已經叫你興奮。但每一個人都牽著太多線,根本找不到太多的類似的和弦。

方皓玟那首「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如期」細訴:「你共我原來太多的類似。」接著便說:「你有多難過我都知。」說明了,牽著那麼多線,還是不開心的牽絆特別多。

而我每次聽到這一句都眼紅紅。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