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打工仔的一些話’ Category

可怕

兇惡的上司不可怕﹐
嚴苛的老闆也不恐怖﹔
令人懼怕的是那些沒有自知之明的蠢鈍同事。

給無理的上司臭罵一頓
也不及向蠢鈍兒解釋公司事務來得痛苦。

Read Full Post »

工作繼續忙得過份。
每天中午一小時的喘息時間何其寶貴。
今天休息時無意中看到別人的部落格說到在香港如何忙碌地工作。
很有共鳴。
這三星期的工作時間實在與港人無異。
對每一個工作天的要求已變得卑微——
但願在離開公司的時候﹐抬頭仍可看見未有被染黑的天空。

Read Full Post »

門一關﹐每一間公司都是個狠心的世界。
公司裡門越是多﹐越是顯得內裡兇狠。
高層都喜歡開閉門會議。
這我不介意﹐也不到我說介意。
可是我很介意他們把我拉進會議中。
嚴格來說﹐是我上司強行把我拖進會議室。
年少無知時也曾以為能夠參與高層會議是榮幸﹐
錯覺地認為能與高層面談已非等閒之輩。
品嘗開門關門的次數多了﹐
當然知道不是那回事。
身為公司小卒﹐被上司扯進門後開會只有一個原因——支援﹐俗稱「幫拖」。
上司被傳召入宮﹐難免有問責的危機。
是以他喜以「團結」為理由﹐把我也召入密室。
每逢高層有責怪他之意﹐他便投個求救的眼神來。
本著為部門著想及保護自身的精神﹐我只好無奈地替上司「解圍」。
所謂的「解圍」也並非一面倒地幫口﹐
只是實話實說。
主要目的當然是保護自身。
可是魔高一丈﹐
可怕的高層有時耍「挑撥離間」。
當著我上司的面﹐卻只問我意見。
加一句﹕「他(上司) 也許不懂﹐你是明白我意思的﹐對不對?」
點頭是罪﹐不點頭也是錯。
只好托著腮﹐嗯一聲﹐裝個沉思的模樣。
然後說句模稜兩可的話﹕「我們會盡力做到最好(Well, we will try our best) 。」
這個毫無創意的答案卻永遠受用。
反正高層開會永遠不是徵詢和吸納意見﹐
只是想看見各位小卒點頭稱是。
「我們會盡力做到最好」是狠心的辦公室世界裡的擋箭牌。
不﹐不是口號﹐
是免責金牌。
別說我祟洋﹐用英文說這句話實在是比較順耳。
起碼沒有那麼肉麻。
至少自己說起來不會打冷抖。

Read Full Post »

下意識

下意識不想這麼快喝完一杯咖啡。
因為忙碌中﹐也只有它與我作伴。
慣性留下一小口不喝﹐
直到正式下班﹐把剩餘的倒掉。

Read Full Post »

安慰

忙。
很忙。
午飯時分﹐望出窗外﹐
看見小販在烈日當空下賣熱狗。
至少﹐我有瓦遮頭。

凡事向好的方面看。

Read Full Post »

假設工作是一條繩索﹐
現在它正緊緊地繫在我的脖子上。
扯得太緊了。
透不過氣來。
很累。
剛剛有空檔跟鏡子打個照面。
嚇了一跳。
蒼白的臉滿佈了倦意。
實在需要充電。
還沒能下班﹐
忙碌中只一杯咖啡取得慰藉。

Read Full Post »

致我們的老闆﹕

為甚麼所有公司的座位都是那麼的不舒適﹖
何解椅子比木板還要硬﹖
怎麼桌子不是太高就是太矮﹖
怎麼電腦的顯示屏總是高過或低過眼睛的水平線﹖
打卡機上的時間為甚麼永遠比正確時間慢﹖
為甚麼說到催谷我們生產時﹐公司是大公司﹐談到員工福利時會變了小公司 呢﹖
冷暖氣為甚麼總是壞的﹖
為甚麼你們都喜歡說不好笑的笑話﹖
怎麼你們總能夠無聲無息地躲在我們的身後﹖

打工仔們上

Read Full Post »

我們的權利

每個員工都有個特別的權利 ﹐就是說老闆是非。
這是在一間公司裡﹐唯一一件只有員工可以做而老闆不可以做的事。
相信很多員工都有極有天份把這本事發揚光大。
說是非也有技巧的。
第一﹐不能點名。
每個老闆都應該有一個只有他自己不知道的綽號(而且這個外號通常都很貼切的)。
那麼即使你在老闆走過也不知道的情況下說其閒話﹐也有補救的空間。
第二﹐不得與上司一起說老闆的是非。
假如你的上司知道其下屬有說是非的習慣﹐他直覺會認為你也有在他身後說其是非。
你上司說大老闆是非是一件事﹐你卻萬萬不能參與上司級的「是非回議」。
更要謹記的是﹐假使你聽到上司級人馬說大老闆的是非﹐不論你多有共鳴也要裝作 沒聽到。
第三﹐說是非是可以的﹐搬弄是非卻不可行。
說人閒話其實不算是罪。只可以批評你「多口」、快人快語、直率、實話實說﹐甚 至可以美其名為「誠實」。
搬弄是非卻罪不可恕。要知道搬弄是非與無中生有同屬一類。
更千萬別捏造謠言﹐把其他員工弄得人心徨徨﹐到頭來他們發現你說的不是事實﹐ 你只會被排斥。
俗語有云﹕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在辦公室裡﹐卻幾乎個個都是是非人。
無他﹐只因為工作壓力大﹐總得找些渠道發泄一下。
筆者不是鼓吹這種歪風(不過此歪風已根深蒂固地埋在每一間公司)﹐只是想分享一 下一些稍為「安全」的發泄方法。

Read Full Post »

簡直是看家本領。
我視這為人生必修的一科。
且從小已接受訓練——媽媽的羅嗦﹐老師的訓話。
長大了就到老闆上司的諸多挑剔﹐
還有同事堆中不斷生產的閒言閒語。
要不是懂得運用「左耳入右耳出」這門技能﹐
都難以在這個灰色的社會裡悠然自得。
對中肯有理的話、批評或進諫﹐當然應該照單全收然後靜思一番。
公司裡那些難聽的批評、天馬行空的是非、上司同事過多的關心、誇張的怨言、過
份的要求、無理的指責……通通都得假裝聽不到﹐或是聽不懂。
再痛苦也得擠一個傻笑﹐裝一個不在乎的表情﹐
叫人以為他們說的話都是無關痛癢的。
千萬不要隨便動氣﹐有傷身心。
尤其是在充滿辦公室政治的大公司任職﹐更加要把這套「功夫」耍得自如。
唯是上司的命令與公司的規則﹐就切忌左耳入右耳出。

Read Full Post »

蠢鈍的最高境界——做錯了事﹐別人為了怕浪費時間去解釋你做錯了甚麼而決定不
告訴你犯了錯。
這就是經常重覆犯錯的人仍然可以在公司生存的原因。
錯照犯﹐後患自有人不動聲息去跟進﹐這不是道行高是甚麼﹖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