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給我的你’ Category

今早,我忽然想起,你說我在婚禮忘記多謝你。
於是我想,假若要寫感謝稿,該寫些甚麼。然後不知怎地我想起這片段: 那天晚上
我半夜驚醒,你不在旁,如常地。你總是晚睡。赤腳走到你跟前, 你溫柔地問我怎
麼了。
我訴說,我夢見我的婚禮。夢中,宴會場所的人搞錯了,他們忘了佈置。而我,穿
著婚紗,在一片簡陋的場地結婚。
你輕輕擁著我。沒有人佈置? 假如這真發生了,我來動手便成了。你就這樣輕描淡
寫地說。

就是喜歡你,無論大事小事,均能承擔。

嗯,這該屬於感謝詞裡的,一小段。

Read Full Post »

你一向認為,只有行動才能真確的表現出你的愛。如你會忽然側頭看看我,告訴我,你
不如試試用某種油來治療你的皮膚。你原來一直細細搜索關於我惱人的皮膚問題,即使那對你而言並非甚麼大事,又或者,我一直認為你有更多緊要的事排著做。

而你還是挑了先看關於我的事。

當然你是愛我的。即使你不常說出口。

Read Full Post »

寫作

他問我,寫作的過程你還是覺得享受的吧。我搖頭,寫作是無比孤獨的事。於是他又
問﹕那為甚麼還要寫?

想了良久,我仍不懂得怎去說明寫作之於我的重要性。可是寫作的感覺我倒還可以
形容一下。寫作有點似跑步。跑的過程一點也不享受,可是跑完了,那感覺真的很
棒。

他聽罷,點頭不語。

然後我又想,只要我還能堅持跑,便能堅持寫吧。

Read Full Post »

跟誰聊天也好,只要他是個男生,我總會想,假如是你,你會怎樣回應這些話題。開頭以為自己在拿别人比較。最近才忽然明白,我不過是,經常想起你。

Read Full Post »

這個晚上

需要舒緩內心抑壓的這個晚上﹐我抓住了它。

然後我找回若干年前寫的雜碎。

不喜閱讀的人﹐大抵不會明白﹐讀到一本好書的喜悅。 我如是對他說。
沒有冒犯的意思。不過語氣肯定是有點傷感。
他回我說﹕你告訴我那個﹐你喜歡的故事就好了。於是我說了。說得眼眶都濕了。
他很用心地聽﹐看得出他想笑。笑我多愁善感。笑我易哭。不過都按住了。
說完了﹐忽然更明白書中男女主角以閱讀形式的愛。
“I saw the expectation in her face, saw it light up with joy when she recognized me, watched her eyes scan my face as I approached, saw them seek, inquire, then look uncertain and hurt, and saw the light go out of her face. When I reached her, she smiled a friendly, weary smile. ‘You’ve grown up, kid.’ I sat down beside her and she took my hand.” The Reader. Bernhard Schlink.
我把這段重覆讀了一遍又一遍。每次讀完都深深呼吸一下﹐似乎怕不小心便要哭了。
最後還是哭了——在我把這個故事告訴你以後。

Read Full Post »

把那樣細微無聊的事當大事般處理﹐就是你﹐待我這麼好。

Read Full Post »

啊。

你﹕

我在想﹐原來我已愛著你近半輩子。

那天我煮方便麵﹐忽然問你現在還喜歡把調味料後上嗎﹐你小時候習慣這樣的。你自然地回了我一句無所謂。大抵沒有在意我那句「小時候」。後來我覺得這就很甜蜜了。

當然我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的事。那些皮毛啊﹐宛如昨日。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