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給我的你’ Category

這簡直是溺愛。

我就是喜歡你記得我說過的話﹐即使那都是皮毛。
我說啊﹐我不敢隨便告訴你我喜歡甚麼﹐因為你總會記得的﹐然後不惜花時間去做 那些皮毛事。

比如說﹐今天在車裡聽到的那首歌。

你對我﹐簡直是溺愛。

Read Full Post »

而你依舊是那樣的溫柔,有些時候,溫柔得叫我慚愧。

Read Full Post »

To you:

很多事情﹐我確實不大懂。
可是我懂得你對我怎樣的好。

Read Full Post »

你﹕

無聊地翻閱一些舊訊息﹐看了好些叫我感動的話。忽然發現自己有一段日子沒有跟 好些友人聯絡了。我屬於不主動的那群﹐你一直是知道的。我相信其他人卻認為 我冷淡。我唸著那些留言﹐想起一些片段。雖然都是七零八落的記憶﹐卻很窩心。 該剎那我很有衝動找回那些友人﹐可是找不到了。

我想﹐糊塗又麻煩的我﹐大概傷過誰的心。叫他們決定疏遠﹑甚或忘記我。

Read Full Post »

很久沒有給你寫信了。

這個星期天我不斷想﹐這世上﹐恐怕沒有人會像你這般愛我的了。你愛我﹐肯定比我愛自己還要多。忽然高興得有點心酸。當自己都嫌自己的時候﹐竟然有人溫柔地安撫自己﹐還想怎樣呢?

大貓的優點大抵來自你。懂事的牠總會在我失落時依戀我﹐輕輕喚牠的時候牠總是柔順的凝望我﹐像是說﹕盡情說盡情哭吧﹐我總在這兒的。我沒有流淚﹐儘管我喜歡流淚。不過我很感激大貓的支持﹐更感激你的愛。

Read Full Post »

耳畔的聲音

你﹕

網誌靜了一陣子﹐只因為生活毫不安靜。

工作排山倒海而來﹐耳畔不住聽到嗡嗡聲﹐那是否忙碌的聲音我不得而知。公私兩忙的時候聲音好像更響亮﹐下意識希望找到一片寧靜最後發現只有一個方法——睡。然而有時也睡不安穩。如是這般徘徊在忙碌﹑嗡嗡聲﹑睡眠中﹐終於醒覺其實沒事忙。真的﹐是給人家提醒了——當所有事情都被標籤為緊急逼切時﹐就即是全都不緊急了。

耳畔的嗡嗡聲到今天方始微弱﹐當然還是聽到的﹐只是不那麼擾嚷。

取而代之的是你那溫柔的呢喃。

Read Full Post »

你﹕

不如給你說個故事。據說十七年前有個男孩﹐隨父母從港來加報到﹐展開新的生活。當時只有十歲的男孩﹐已長得比別人成熟懂事。他約莫知道父親不常留在加國﹐原因雖不明確但他了解並接受那並非長時期的事。十歲的他跟著母親與兩位比他年長很多的哥哥同住﹐環境不算富裕可也不致清苦。於加國度過的首個除夕夜﹐湊巧是搬家的日子。雖說是新居可那兒的狀況實在不太完好。男孩的母親帶著年長一點的兩個兒子到新居打掃收拾略為裝璜一下。由於男孩年紀太少了﹐母親決定叫他留守舊居。男孩如是這般守著狹小的家等著等著。等了大半天都沒有母親的消息﹐年少的他並不害怕獨處只是有點納悶。那邊廂的母親已一頭栽進新居的大工程﹐原以為不用半天的工程足足拖到晚上也未能完工。用功的同時她看見窗外下著雪﹐越來越擔心獨自在家的小兒子。那個年代手提電話還沒有流行﹐母親與男孩都無法聯絡上只是各自著急。

終於﹐你知道那男孩怎麼做吧。他從家裡找來個大大的﹑紅色的行李袋﹐把能夠拿得起的東西如毛巾衣衫通通塞進去。然後像個成人般﹐挽起行李袋便獨自出門去了。十歲的男孩﹐英語還不曉得說﹐貿然走出陌生的領域﹐找路﹑步行到車站﹑乘公車﹑轉車……至今男孩都想不起自己有否向行人問路﹐總之過了一句鐘或更多的時間他到達了新居的門口。

當門鈴響起來的時候男孩的母親給嚇了一跳。她猶自想誰個會找著這地方。門一開﹐她呆呆看著十歲的男孩。半晌她問﹕你怎麼來的﹖男孩說了一句﹕我來幫忙的。母親再問﹕可是你怎麼來的﹖男孩過一下她的問題才答﹕公車。後來的後來﹐那母親說﹐那一刻真的想哭出來。而我﹐聽罷都想哭了。

十七年以後這位母親說﹐男孩從來都是個很有心的人。

你對那男孩當然熟悉無比。而我絕對認同這位母親的話。還得加上一句﹐現今二十七歲的男孩﹐對人都是一貫的好。

尤其﹐對我。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