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給我的你’ Category

你﹕

無聊地翻閱一些舊訊息﹐看了好些叫我感動的話。忽然發現自己有一段日子沒有跟 好些友人聯絡了。我屬於不主動的那群﹐你一直是知道的。我相信其他人卻認為 我冷淡。我唸著那些留言﹐想起一些片段。雖然都是七零八落的記憶﹐卻很窩心。 該剎那我很有衝動找回那些友人﹐可是找不到了。

我想﹐糊塗又麻煩的我﹐大概傷過誰的心。叫他們決定疏遠﹑甚或忘記我。

Read Full Post »

很久沒有給你寫信了。

這個星期天我不斷想﹐這世上﹐恐怕沒有人會像你這般愛我的了。你愛我﹐肯定比我愛自己還要多。忽然高興得有點心酸。當自己都嫌自己的時候﹐竟然有人溫柔地安撫自己﹐還想怎樣呢?

大貓的優點大抵來自你。懂事的牠總會在我失落時依戀我﹐輕輕喚牠的時候牠總是柔順的凝望我﹐像是說﹕盡情說盡情哭吧﹐我總在這兒的。我沒有流淚﹐儘管我喜歡流淚。不過我很感激大貓的支持﹐更感激你的愛。

Read Full Post »

耳畔的聲音

你﹕

網誌靜了一陣子﹐只因為生活毫不安靜。

工作排山倒海而來﹐耳畔不住聽到嗡嗡聲﹐那是否忙碌的聲音我不得而知。公私兩忙的時候聲音好像更響亮﹐下意識希望找到一片寧靜最後發現只有一個方法——睡。然而有時也睡不安穩。如是這般徘徊在忙碌﹑嗡嗡聲﹑睡眠中﹐終於醒覺其實沒事忙。真的﹐是給人家提醒了——當所有事情都被標籤為緊急逼切時﹐就即是全都不緊急了。

耳畔的嗡嗡聲到今天方始微弱﹐當然還是聽到的﹐只是不那麼擾嚷。

取而代之的是你那溫柔的呢喃。

Read Full Post »

你﹕

不如給你說個故事。據說十七年前有個男孩﹐隨父母從港來加報到﹐展開新的生活。當時只有十歲的男孩﹐已長得比別人成熟懂事。他約莫知道父親不常留在加國﹐原因雖不明確但他了解並接受那並非長時期的事。十歲的他跟著母親與兩位比他年長很多的哥哥同住﹐環境不算富裕可也不致清苦。於加國度過的首個除夕夜﹐湊巧是搬家的日子。雖說是新居可那兒的狀況實在不太完好。男孩的母親帶著年長一點的兩個兒子到新居打掃收拾略為裝璜一下。由於男孩年紀太少了﹐母親決定叫他留守舊居。男孩如是這般守著狹小的家等著等著。等了大半天都沒有母親的消息﹐年少的他並不害怕獨處只是有點納悶。那邊廂的母親已一頭栽進新居的大工程﹐原以為不用半天的工程足足拖到晚上也未能完工。用功的同時她看見窗外下著雪﹐越來越擔心獨自在家的小兒子。那個年代手提電話還沒有流行﹐母親與男孩都無法聯絡上只是各自著急。

終於﹐你知道那男孩怎麼做吧。他從家裡找來個大大的﹑紅色的行李袋﹐把能夠拿得起的東西如毛巾衣衫通通塞進去。然後像個成人般﹐挽起行李袋便獨自出門去了。十歲的男孩﹐英語還不曉得說﹐貿然走出陌生的領域﹐找路﹑步行到車站﹑乘公車﹑轉車……至今男孩都想不起自己有否向行人問路﹐總之過了一句鐘或更多的時間他到達了新居的門口。

當門鈴響起來的時候男孩的母親給嚇了一跳。她猶自想誰個會找著這地方。門一開﹐她呆呆看著十歲的男孩。半晌她問﹕你怎麼來的﹖男孩說了一句﹕我來幫忙的。母親再問﹕可是你怎麼來的﹖男孩過一下她的問題才答﹕公車。後來的後來﹐那母親說﹐那一刻真的想哭出來。而我﹐聽罷都想哭了。

十七年以後這位母親說﹐男孩從來都是個很有心的人。

你對那男孩當然熟悉無比。而我絕對認同這位母親的話。還得加上一句﹐現今二十七歲的男孩﹐對人都是一貫的好。

尤其﹐對我。

Read Full Post »

都是愛。

你﹕

接下來的日子﹐都關於愛。
煮粥。做糖水。弄麵線。通通都是愛。
我還發現﹐痛到難以忍受的地步時﹐疼痛的感覺會得沿著肩膀蔓延至你的手而逐漸散去。
恰巧這時想起張敬軒的《雲裡的月光》。張君就是這樣激昂的念著﹕『我懂了你在保護我』。我一向都懂。只是這趟的體驗又再深一層。我懂得你在保護我﹐而當然﹐世界因此變得不一樣。

世界﹐都是愛。

謝謝。

Read Full Post »

為花解語。

photo-0144.jpg

糖果花﹐有九年歷史。一直躺在我的桌上﹐或是抽屜裡。從來不曾嚐過其滋味。因為不捨得拆開。
那一天你小心翼翼從背包取出這束花。你捧著它﹐遞到我面前。「你說你不喜歡鮮花﹐我卻覺得初結識你﹐不買花不大像話。希望你喜歡這個。」我看著花﹐笑個不停。你總有辦法叫我這樣笑。
後來﹐你多次問我﹐怎麼不吃花兒糖。我搖頭。告訴你我不捨得。你笑我傻氣。「吃完了﹐明兒給你買過。」我搖得更厲害。以固執的語氣說﹕「另一束花﹐就不是這一束了。」你為了誘惑我吃糖﹐於我面前拆一顆花蕊﹐輕輕一舔。我微笑。「味道一般。說實話﹐你大概不會喜歡。」我哈哈大笑。那以後﹐剩下的五朵花蕊便一直緊緊互相擁著。
多年以來﹐搬家次數不少。每次你都說﹕「扔掉它吧。」糖果從往日的粉紅色褪至近乎白色。即便這樣﹐我還是執拗地留著它。直至昨天你看見它﹐你說﹕「真的得扔掉它了。糖果的顏色幾近透明了。」我終於點頭了。
然後我說﹐先拍著照片﹐讓我寫一段文字紀念它。

花﹐不曾品嚐。我在想﹐假如當日我吃掉了花﹐我怎會知道﹐花朵顏色會得轉變。

(寫於零七年七月三日﹐以此紀念糖果花。)

Read Full Post »

不一樣

「你像一個雲裡月亮
也是我孤單中的方向
永恆照亮我未來的路上
你就是我冰風中的坐標
受了傷的避風港
有你愛我所以我不一樣」——張敬軒 – 《雲裡的月光》

******

你:

中午。繁忙的美食廣場。你著我坐好,等你把先前訂了食物端過來。我說聲好。盯著你溫柔的背影,靜靜的等。過一刻,有人擋住你的身影,我變得百無聊賴,浮游地看著廣場的人潮,我在想,以前的我最怕這種感覺,那種,被一群陌生的身影包圍著的感覺。然而這一天,我的心情有點不一樣。對著擠擁的人潮,嗅著混雜的體味,我竟然十分平靜。大概是因為,我知道你就在不遠處。而站在不遠處的你,即使我看不見你,我大約可以想像,當下的你心裡只有一件心事,那就是,得趕快把食物端給我。那一份被重視的感覺,抵消了被人群重重包圍的窒息感。

我的猜想沒有錯。過一刻,你走過來。溫柔的問我: 我著他們替你那碗走去蔥花,好不好。好,當然好。走蔥花這個細微的動作,竟然為我帶來無比的感動。你在等待的當兒,心裡想著的,竟是那樣皮毛的東西。而這樣皮毛的東西,卻又如此充份地表現你的溫柔以及細心。

Read Full Post »

呢喃

給你﹕

午睡過後﹐我重新坐回電腦面前﹐試圖繼續寫故事。
看著整頁密密麻麻的文字﹐末端竟然是一個刺眼的逗號﹐叫人沮喪。逗號以下還有很多不成文的瑣碎段落﹐都是先前寫下來的卻又不知道該放進故事那一個位置。這堆東西﹐不知怎地叫我十分難受。

我走到臥室﹐欲再睡。眼光瞄到床頭的時鐘﹐慵懶的你還沒有把時間撥快一小時。我沒有動手調校﹐我只是看著那應該是十一時卻說十時的鐘﹐仿彿找到了一份寧靜。我看牢它﹐開始構思那個未完的故事。想了一刻﹐忽然又想起了很多往事。

我想起了很多﹐很多事。我不肯定﹐哪一些是我告訴過你的﹐哪一些是我沒有提起過的。我都記不起。但是不打緊﹐我知道你﹐你從來不介意我把同一件事重覆說幾遍。而有更多的時候﹐我知道你忘記了我曾經說過的﹐關於我或是不關於我的﹐瑣碎或不瑣碎的﹐事。而我﹐一直接受你這方面的善忘。

所以﹐我用我最喜愛的方式﹐告訴你一些我可能已經說過的故事。

後來﹐我發現﹐與另一半說從前﹐是最愜意的。也只有另一半會如斯專注地聆聽一樁又一樁的瑣碎事。

Read Full Post »

你的肩膊﹐應該可以支撐得起整片天地。
我看著你一個人的製成品﹐心頭一熱﹐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最叫人動容的是﹐那些全都由你一手一腳完成的。每一處都沾有你的汗水。
而我﹐我一直躲在你那有擔戴的背影﹐那個會得為我擋風擋雨的背影﹐舒服地等待著你的成果。
這天﹐你為你的成功揭幕﹐我﹐我被你拉到身旁﹐呵護備致地問一句﹕你還喜歡嗎﹖

我仰慕地看著你﹐然後﹐一股難以形容的幸福已不動聲色地滲入我的微笑。

我在你背後呢喃一句。那一句是甚麼﹐連自己也聽不清楚。沒有相干﹐反正無論說甚麼都代表幸福。

Read Full Post »

聖誕節。街燈下。

聖誕節﹐我倆找了個沒那麼擠擁的商場逛了好一陣﹐離去時﹐在這街燈下﹐看見兩
個人影。

us.jpg

來到第九個聖誕了。街燈下﹐還是我倆的影子。

很愜意﹑很暖的聖誕。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