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Dear Ivy’ Category

Dear Ivy:

剛剛看見小鳥在調皮的敲窗時,我們都想起你。
是你麼。化身鳥兒來探望我們。 依舊跳脫,很可愛。
當然那不過是我們想念你的一種表達方式。
他笑說:「這是小貓。她在問,你們怎麼啦。看起來好像很累似的。」
他從不輕易言累。這回是真累了,以此方式來發洩也挺好。我倒是感激這隻小鳥。
整整一個星期,鳥兒還是定期來訪,早間午間都見到牠。每回都用嘴敲窗,逗得大貓忍不住跟牠玩。我倒真相信牠是你的化身了。不知怎地這種想法竟然叫我高興起來。我自然地稱牠「Ivy雀」。
如是這般有兩個多星期了,小鳥依舊來探訪。我們把窗簾拉高好讓牠看得見我們,又好讓大貓可以伴牠。
我跟他說,假若牠不是你,牠這般激勵「叫喊」 到底為啥。
「牠是來找小貓的。」他堅定地答。
對了,小鳥大抵是來找你的。
當然是因為這個原因,小鳥落力敲窗,原來是為了問候你。牠已找了你兩個多星期了,還在等。我隔著玻璃看牠良久,然後傻氣地認定我看到了等待與思念。

你大抵一早知道,想你的人,是如此多,如此深,如此傻。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真想你。

昨天晚上夢見你,依舊跳脱。夢中,我哭了,想必是高興。
還好,至少我仍可以這種形式與你相聚。

真想你。

Shared from Google Keep

Read Full Post »

給小貓

貓之年歲,據說可以很長久。約莫十五年,或二十年。於是心中一直有個影像,倘若
將來真有孩子,小貓當榮升長輩。他也為此說而笑。

從不曾想過這幾年需要擔心貓兒的老去問題。忽然有一天,在毫無準備下,小貓軟
弱的四肢,引起我們的戰慄。她開始躲在陰暗的角落,不進食、不喝水,平日最愛
的玩意都勾不起她的興趣。

看過醫生後,小貓沒精打睬地躺在籃子裡。看著瘦弱的她,不知道可以做甚麼。

這些日子來,他一直照料著小貓。眼看小貓一天比一天弱,他忽然忍不住,在小貓
耳邊呢喃﹕別放棄。自己總不能先放棄自己。即使感到艱難也得撐著。過了一天,
小貓好像振作了一點。我們都很高興。我們喚她,她走動不來也擺擺尾巴。示意
聽到了,或是告訴我們她在努力中。

看到她擺尾的那刻,感動不已。這麼痛苦都決定走下去,我們對她更加尊重。於是
我對她說,只要你挺著,我們一定陪著你。

小貓,雖然終於你也離開了,我不會忘記你。我會記牢你在最後的日子的那份堅持。

即使沒有信仰,我們還是在你走的一刻,告訴你,你會上天堂的。

因為聽說,那兒是個好地方。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