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小貓,請振作。

我能猜度那痛苦。請努力,我們都在挺著。

當然你是愛我的。

你一向認為,只有行動才能真確的表現出你的愛。如你會忽然側頭看看我,告訴我,你
不如試試用某種油來治療你的皮膚。你原來一直細細搜索關於我惱人的皮膚問題,即使那對你而言並非甚麼大事,又或者,我一直認為你有更多緊要的事排著做。

而你還是挑了先看關於我的事。

當然你是愛我的。即使你不常說出口。

每每讀到關於勇氣,夢想或堅持的文字,總落淚。這般動容,不知與年紀可有關係。

Shared from Google Keep

寫作

他問我,寫作的過程你還是覺得享受的吧。我搖頭,寫作是無比孤獨的事。於是他又
問﹕那為甚麼還要寫?

想了良久,我仍不懂得怎去說明寫作之於我的重要性。可是寫作的感覺我倒還可以
形容一下。寫作有點似跑步。跑的過程一點也不享受,可是跑完了,那感覺真的很
棒。

他聽罷,點頭不語。

然後我又想,只要我還能堅持跑,便能堅持寫吧。

快樂這回事。

「運氣這事兒,再厲害的天才也控制不了,意志再堅決也操縱不來,然而這就更需要
用勇氣去對抗運氣了,用選擇快樂的勇氣,告訴命運,你如何狂妄囂張亦沒法成功
把我打倒,當我決定了讓自己快樂,我便快樂,快樂地順遂,快樂地倒楣,我才是
自己的主人,你不是。」馬家輝《我妹妹,一個選擇了快樂的女子》。

《The Grey》

很好看的電影,可是太沉重了。

電影就叫灰。單是名字已表達了整個宗旨。電影從頭到尾都是刻意經營的灰色氣氛。
故事講述主角Liam Neeson與六名劫後餘生的飛機搭客在冰封的阿拉斯加地段掙扎求
全,並與狼展開一連串的廝鬥。

一行七人,不住逃避狼群,卻不自覺地走向狼群的巢穴。死傷者每天增多,或出於
意外,或出於自滅。導演把追殺眾人的狼群比喻為病魔,把狼的巢穴比喻為死亡。
人生的路途漫長,終點卻從來只有一個——死亡。不管你是誰,都面對著同樣的結
局。想起這個不禁惻然。當中有人認為,既然從來都是向死亡的方向走,那為甚麼
還要掙扎? 假若掙扎是為了求全,那生存又是為了甚麼意義?

堅毅的人有著不一樣的信念: 無論如何,活著才是勝利。沒錯,到頭來,我們都要
死﹔這是生命。可是怎樣從出生渡過到死亡,叫做生活,也就是所謂的人生。生命
揹負著灰色的沉重定律,所以我們要求生活,把灰色化淡,或添色。

電影表面在說一個求生的災難片,背後想傳遞的訊息卻具無比的震撼,叫人需花一
點時間才能平息那份擾攘。之於我,平伏心情的最佳方法,唯有是寫出來。

死亡是必經之路,可是尋求生存是我們的天性。勇敢生活,是應有的態度。努力粉
飾人生,是生存的意義。與其不住往死胡同裡鑽,不如走出來,看看世界還有甚麼別
的顏色。

勁歌金曲轉型清談節目,不知怎地又受批評,我倒很喜歡這份轉變。一群音樂人聚
在一起純粹談音樂、聽音樂,好看多了。

今集專題樂壇祖合,出席的人都很有份量,當中有家強、世榮。一見他們,便想起
家駒。二十年了。走了二十年,看見Beyond的其他成員還是第一時間想起家駒。對
一個人的思念固然跟他的影響有多深遠有關。二人分別寫了一首歌送給家駒,是這
樣勾起了眾人對他的思念。於是他們繼續懷念,即場彈唱名作《海闊天空》。忽來
的思念,忽來的雅興,唱出來的歌顯得份外真摯。連我這個不是粉絲的觀眾也聽得
流下淚。或許不單純為了思念,也為著那句動人的歌詞。「多少次迎著冷眼與嘲笑,
從沒有放棄過心中的理想。一剎那恍忽,若有所失的感覺,不知不覺已變淡,心裡
愛。」

總有艱難的一刻。真想放棄的話,不如想想先前為堅持流過的淚,都流了這麼多淚
水了,不妨再累積多一點吧。假如認為白流也不覺可惜的話,那豈非更叫人難過。

「放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也會怕那一天只你共我。」

跟誰聊天也好,只要他是個男生,我總會想,假如是你,你會怎樣回應這些話題。開頭以為自己在拿别人比較。最近才忽然明白,我不過是,經常想起你。

有時我想,寫好了,又怎樣。

很多時候,我們喜歡的,不過是簡單直接的說故事手法。